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uchao.8436的博客

原创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生中都是天马行空独往独来,养成了依靠自己的努力,践行人生的特点,喜好结交朋友,以诚相待,助人为乐,可以说诚得发痴,对待工作认真负责,不搞歪的邪的,维护普通人的利益,有时可以为此与领导‘顶撞’坚持管人先律己的原则,无愧是个好工人,好干部,好党员,好朋友,好公民。敢于和善于发表自己的真实意见,具有强烈的正义感和责任心。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,生性就是急脾气。丰富的人生经历养成了自己独特的‘换位思考和换维思考’个性。喜好融入自然,欣赏自然,喜好传统的书法和摄影,为晚年生活增添快乐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关于吴金江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  

2017-08-22 14:09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报告文学)梅香恋
——访第七届和平杯京剧票友邀请赛“十大名票”吴金江
作者:董秀娜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(这篇报告文学,20121212期《中国京剧》上发表。

写在前边

那一天是2004年的九九重阳节。晚上九点,九号演员吴金江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,一身的凤冠霞帔衬托着娇艳的仪容,俨然就是那个雍容华贵的杨贵妃。第七届和平杯京剧票友邀请赛的第三场比赛赛场开始升温。此时,丝竹响起,随着八名宫女、两名太监鱼贯上场,但见他手提玉带端,足踏莲花步,面含微笑样,款款地走上了灯火辉煌的大舞台。9分钟的演唱,4分钟的念白,气息贯通、字正腔圆、韵味醇厚、载歌载舞的表演,把人们带入一个奇妙的和谐境地,博得了观众雷鸣般的掌声。在场专家评委也都兴奋之至,同时也颇有感慨:和平杯票友邀请赛已经举办了十几年,还没有一个人凭借《贵妃醉酒》这出唱念并重的演出捧过十大名票的奖杯,而今非他莫属。

两日后凌晨三点,激烈的争夺终有结果,吴金江获得了“十大名票”的殊荣!

令人奇怪的是,站在领奖台上的吴金江却忽然没有了演出“醉酒”时的镇静和从容,他手捧奖杯,泪流满面。想到二十年的苦苦追寻梅派京剧艺术、今天终于有了成果,他怎能不激动万分呢?
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少年“梦梅”梅花

    1963年,吴金江出生在天津市河东区一个贫困的家庭里。父亲是六号门的装卸工,母亲是一名来自农村的家庭妇女。46岁的母亲生他的时候,已经是家中的第10个孩子了。因为家境贫穷,他的6个哥哥姐姐先后夭折。但让邻居们不理解的是,如此艰难的家境却养出了一个对于艺术天生敏感的小男孩。才不过五六岁的他,听母亲讲“鞭打芦花”及“窦娥冤”的故事的时候常常泪水涟涟。他还经常赖在邻居家,因为人家有一个“电匣子”,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播放时,他想象着被财主的绳子捆绑着的吴清华,竟掩面痛哭。小小的他,对一本书、一个剧照,都怀有浓厚的兴趣,看得那么认真。对着床前的一面小镜子,他换带着姐姐的一条条头巾,想像着自己是一名演员……

刚上小学,吴金江就展示了他的艺术天才,他能一个人“一赶三”演出《智斗》;还能随口编出相声和快板。三年级时他当上了大队宣传委员,五年级时已经是大队长了。初一那年,戏曲学校到他所在的学校挑演员,他荣幸地被选中,老师说他的腰腿好、悟性高,很有前途,但是他却因母亲反对而与当演员擦肩而过。

20岁的时候,吴金江已在区政府工作,由于父亲不幸去世,心情苦闷的他在街上漫步,忽然听到有丝竹的声音,他寻声走去,见区文化馆里有几个人正唱戏。悠扬的胡琴和演唱,使他站在门外驻足观看,还一边哼唱起来。门开了,走出一位老者,这不是区政府党委书记吗?他就是京剧名家张克的父亲张春和。他忙把吴金江拉进屋,哇,那打鼓的不是区长郭俊杰吗?唱小生的不是人大常务主任刘效宽吗?还有房管局的李金铭、文化局的杨敬芬……张书记给他倒了一杯水,问:“你也来唱一段?”

吴金江羞涩地点头,红着脸唱了一段《红娘》。

刘效宽主任说:“你可以学唱梅派。”

“梅派?”吴金江不解。

“梅派就是梅兰芳派。”刘主任耐心地说。

吴金江笑了:“梅兰芳?我认识!”

刘主任哈哈大笑。“你这个小鬼,能认识梅兰芳?”

“我在梦里见过他。” 吴金江小声说,脸更红了。
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 
“梅香”香醉人

从那天开始,吴金江开始了对梅派艺术的苦苦追寻。他家所在的河东区文化活动比较活跃,京剧票友的活动很多,吴金江成了他们中间的积极分子。

那是一年的正月初二。新婚的吴金江与爱人一起回娘家。午饭后,他先回家来。街上静静的,屋子里也很安静,炉子里的火早已经灭了,显得有些清冷。他取出从朋友那里借得的《梅兰芳舞台艺术》录象带,随手取出了一盘《游园惊梦》,放进录像机里。梅兰芳出现了!她在亭台楼榭、九曲回廊中款款走来,她眼波明媚含烟,困春而顾盼的神情涓涓流露……大师梅兰芳把一个情窦初开的妙龄少女杜丽娘表演到了极至!

“却原来姹紫嫣红开遍,似这般都赋予断井横垣,良辰美景奈何天……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成片,烟波划船……”好一个杜丽娘,声腔气清若兰,绕梁百转,身段端庄婀娜,恰似沉鱼落雁!从她的眼角、唇端、举手、投足,无不展现出一个贤淑的妙龄女郎骨子里散发出的真、善、美!

吴金江被梅兰芳的舞台艺术惊得目瞪口呆。在这个春节清冷的下午,梅兰芳大师将他带进了一个无比瑰丽的艺术花园,一个鲜花盛开、百鸟啼转的美丽花园!从此,在他的心中便出现了一个永不落幕的舞台,台上站着永远的梅兰芳!

不知什么时候,天已经黑透了,窗外下起了大雪。他站在窗前,望着深邃的天空和一片片飘落的雪花。一个愿望在他年轻的心中升腾,升腾!追寻大师的足迹,潜心学习梅派艺术,不学出个样子来不罢休!

砰!啪!街巷里爆竹声声,这分明是来自春天的祝福啊!
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艰苦“寻梅”梅梦真

从此,吴金江的业余时间都在追寻大师的足迹中度过。他在参加的业余京剧团里得到了很多老前辈的帮助。有一次,他在吊嗓,一句“海岛冰轮初转腾……”引起了剧务陈凤岐的注意:“小吴,你准备一下《贵妃醉酒》吧,今年国庆节你就唱这一折!”这是团里的安排,吴金江高兴之余也非常紧张。剧团里的老师们没有演出过这场戏,他跟谁去学呢?

当时正是7月酷暑季节,天气非常闷热。为了学会“醉酒”这场戏,吴金江找来了5个版本的《贵妃醉酒》,开始研究。梅大师的“醉酒”含蓄内敛;李开屏老师的“醉酒”火爆热烈;陈永玲先生的“醉酒”妩媚多姿;张春秋老师的“醉酒”端庄大气;魏海敏老师的“醉酒”中规中矩……

他深知,《醉酒》这场戏是“人保戏”,没有多少情节,全靠演员的唱工和表演去刻画人物的内心世界。把握得不好,就容易过火走向另一个极端。而梅兰芳大师却用肢体语言表现出了贵妃在宫廷中的苦闷,这中间的“度”难以拿捏。

梅大师的“醉酒”外简内繁,掌握起来有很大的难度。他决定第一场走张春秋老师的戏路,而第二场走魏海敏的戏路,虽然都是从梅派繁衍而来,但是在学习上将会容易一些,表演上还能突出梅派特色。

于是,那个夏天,吴金江便在杨贵妃的特定心理状态下生活着。在业余时间里,他千百次地观看各位老师的演出录象,一招一式地进行学习,并整理出了十几页的《醉酒身段解析》,把贵妃的每一个动作都记录下来;它还为宫女、太监们画了25张“线路图”,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说戏。表演这出戏的难度极大,为了练习“卧鱼”“叼杯”等高难度的动作,他不知洒下了多少汗水。晚上,当妻子和孩子睡着了的时候,他便悄悄地起来,光着脚在地板上练习……直到他终于找到了杨贵妃的感觉。正式演出的那天,他服用了止疼药剂,因为练习“下腰”时造成的筋骨一直还疼痛不已。

2000年国庆节,吴金江在大直沽剧场首演《贵妃醉酒》。

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。那天,吴金江扮演的贵妃醉倒了全场的观众,58分钟的戏他几乎没有下台,汗流浃背地把这出“文戏舞唱”的《贵妃醉酒》表演到了一个高水平。大家对他的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!

从那时开始,吴金江演出过6次全本的《贵妃醉酒》,有一次还是在首都北京。那天,东城文化馆的400多个座位座无虚席,连走道上都站满了人。热情的北京观众和票友们均被吴金江不凡的功力所倾倒,演出结束后,纷纷与他合影留念。

每一次演出结束回到家,他都难以入眠。在那些漆黑的夜,他仿佛看见了梅兰芳大师就在眼前,正亲切地看着他……
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难忘“梅缘”缘似海

在学戏过程中,吴金江曾得到过多位老师的教诲。1989年,他经人介绍,跟随王瑶卿亲传弟子李开屏老师学习,在两年的时间里打下了坚实的基本功,造就了他享誉票界的“念白功夫”。1991年,他与张艳秋老师学习梅派的唱腔,在老师极其严格的教导下提高了唱功的水平。赵慧秋老师、李经文老师对他的帮助也很大。但是,最令他难忘的还是与梅兰芳的后代梅葆玖、梅葆玥老师之间的深厚情谊。

1993年,吴金江带着对梅兰芳大师的崇敬给梅葆玖老师写了一封信。不久,便接到了梅老师的回信,信中还寄给他两张剧照,鼓励他好好学习京剧艺术。梅葆玖老师还给他留下了姐姐梅葆玥的地址。他遵照地址找到了梅葆玥老师,从此踏进了梅家的整洁简朴的四合院。他欣喜地看到,50多岁的梅葆玖老师思维敏捷、举止沉稳,感受着他充满磁力的声音,与他在舞台上扮演的人物截然不同。而梅葆玥老师嗓音甜美,燕语莺声,想不到她是舞台上的“正宫老生”。梅氏姐弟待人诚恳,话语亲切,吴金江就这样坐在他们中间,看着梅氏的后裔,倾听着他们对梅派艺术的见解,感受着梅大师的气息……他陶醉在梅的绚丽芬芳的气氛中,他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!

从那以后的十几年,吴金江一直与梅家保持着联系,他经常到北京拜访两位老师,听他们说戏,向他们学习梅派的真谛。每到年底,吴金江都会将两张贺卡寄给两位老师。他在给梅葆玥老师的贺卡中曾这样写道: “一双慈母眼,暖我一世心。梅花作使者,梨园锦绣春。”“君是天上月,吾是月边星,月为星之母,星依母怀中,天上人间客,幸福亦康宁。”1999年,吴金江到北京办事,顺路去了梅葆玥老师的家,他惊喜地看到,自己寄给梅老师的贺卡竟然被红丝带固定在墙壁上,还做了漂亮的花边!梅老师说,她非常喜欢小吴寄来的贺卡,就挂在了客厅迎面的墙上。此情此景,感动得吴金江热泪盈眶。这段珍贵的友谊一直到2000年梅葆玥老师身患骨癌去世。那年春节,吴金江同样准备了两张贺卡,入夜,流着眼泪将给梅葆玥老师的那张焚化,他在给梅葆玖老师的贺卡中写道:“昨夜风雨无痕,思故人,又望春,梨园遍地花锦,独爱梅君。尊天意,惜缘份,相见短,相知深,只为九天梅花魂,今晚做雪缤纷。捧真心,梦梅门,终不悔,诚意殷,愿师吉祥康健,愿师如意平顺!”。

在与梅氏姐弟的接触中,吴金江深深感到,梅家的大家风范一脉相承,梅派的艺术具有永远的生命力。也正是这段情缘,使梅派艺术深深的融入到了他的血液之中,不仅是在舞台上的表演,还有做人做事,他都如大师那样,施以大爱,宽以待人,深得票界同仁们的赞许和拥戴。
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             辛勤“传梅”梅流芳

对于吴金江来说,获得“和平杯十大名票”是他新的起点。2004年,他被邀请参加安徽省的“黄山票友节”,并在开幕式上演出《贵妃醉酒》。参加那次盛会的票友很多,人们称他是“胖贵妃”,并被他的演技所折服。在这个盛会上,他还结识了一位来自威海的“爱唱梅”的梅老板,一起探讨梅派艺术。2005年,威海组织了“人居节男旦演出”,梅老板将吴金江邀请到威海。在那里,吴金江再次演绎杨贵妃,受到了众多票友和观众的热烈追捧。

2006年6月,吴金江跟随“全国京剧票友艺术团”首次访台观光并演出。这个团集合了全国30多名票界精英,行当齐全、曲目丰富,每个人都带着服装、行头,团员们经过深圳、香港、泰国等地艰难的跋涉,终于到达宝岛台湾,并于6月15日下午在“耕莘文教院”剧场进行了首场演出。台下数百名观众前来观看,台湾“中华国剧振兴协进会”名誉理事长林诚先生、理事长郑华英先生和许多名票都来到演出现场。演出中的吴金江早已经忘记了这不是大陆的舞台,而是在陌生的宝岛,他忘我地投入到角色之中,将《宇宙峰》中装疯的赵艳容演绎得层次分明、感人至深!博得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……

演出结束,当主持人宣布“十大名票”吴金江是一名“男性”时,台下的观众竟然欢呼起来!吴金江走出来,一次一次地谢幕,感激之情难以言表。有谁知道,为了这次演出他克服了多大的困难?赴台前的急性前列腺炎、糖尿病加上旅途劳顿,使得他的双腿肿得连彩鞋也穿不上,只能用一根长鞋带把脚和鞋捆在一起……观众中有一位70多岁的老人,得知吴金江是天津人时,竟抱着他泣不成声。原来,老人是一位天津老乡,原家住小西关,解放前流落到台湾后,已经60多年没有回过家乡了。京剧艺术不仅是国粹,还是两岸人民沟通的桥梁!

二十年来,吴金江彩演过梅派全部的《玉堂春》、《凤还巢》、《龙凤呈祥》、《红鬃烈马》、《四郎探母》、《大探二》、《贵妃醉酒》、《二堂舍子》以及《宇宙峰》、《捧印》、《御碑亭》等折子戏,每一出他都潜心钻研,常演常新,刻画人物鲜明入微,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及美的享受。

作为天津市河东区政府办公室干部的吴金江工作非常繁忙,但是,传承梅派艺术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。他经常应邀给票友们说戏,说得最多的当然是《贵妃醉酒》。作为天津作家协会会员的他还撰写了以票友生涯为题材的几部中、短篇小说,屡获“文化杯”中、短篇小说一等奖,并在《小说月报》、《天津文学》、《天津日报》等报刊发表。他还参与组织了一个研究梅派艺术的“馨梅沙龙”,每周在群众艺术馆活动。他说:“梅派艺术的博大精深,不仅体现在中庸及大气、质朴与绚烂、含蓄兼风骨、内在亦雍容的唱腔和表演上,梅大师的为人谦和宽厚、博学多才、爱国如家等诸多的优良品格,也无不蕴含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,闪烁着永不磨灭的迷人的光彩。我将追随梅大师的足迹和精神,认认真真演戏,踏踏实实做人”。

作家董秀娜为我写的报告文学《梅香恋》 - 开花的菩提树 - 开花的菩提树

尾声

采访吴金江就像看了一场他的演出。为了给我这个“非票友”讲清他心中的梅派艺术,他常常站在我面前亲自表演、示范。望着如此投入的他,我忽然觉得一个人对所钟情的事能如此专注,一定是一种幸福。

梦梅、寻梅、恋梅、传梅,转眼二十年。我相信,经历了二十年风雨与跋涉以及鲜花与硕果的吴金江,将会有一番新的天地和美好的未来。

(附记:这篇文章已经发表近五年了,没有贴出原因有二,一是怕自己过于张扬,有自吹自擂嫌疑,二是报告文学一般文章较长,怕读者看得疲劳。当时《中国京剧》送我五本,目前我只剩下一本。前几日有外地的朋友索要,我没舍得给她。于是就想把此文贴在这里,供您一观。在此,谢谢您的阅读,祝您幸福快乐!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年8月22日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